高中德育工作之思考

  • 文章
  • 时间:2019-03-12 03:17
  • 人已阅读

  地面电视台轮番播出几轮以后,女性抗战电视剧『游击英雄』终于上星辽宁卫视和贵州卫视播出,在一帮抓鸟杀猪偷鸡“糙汉子”形象的女游击队员立场对面,大家抱怨有一位一直穿着干干净净举止温柔的角色却是个日本少女,那在一贯的电视剧中都是反面角色的日本女军官女间谍映像中,编剧怎么会大胆尝试描写一个特立独行的跳脱的人物,而且还加入了游击队,于是我们采访了山本幽兰的扮演者,新人演员诺瑶,聊聊这部戏的有趣的过程… 报:你喜欢拍烂了的枪战戏吗   诺:我看过建国大业 建党大业 南京南京一些电影 觉得拍摄好还是会看,毕竟应该对那个时期有一种了解。   报:怎么会接“好的”日本人这个角色?   诺:其实一开始找我试镜的是女一号珂姐身边的戏份最多的偷鸡吃的村子里的鸡毛,是个话多胆小特活泼的女孩,戏份特别多,可是我看到剧本十六集,被一个角色吸引了,我说不,我要演这个,当时大家特别费解为什么贯穿的类似女二号不演,要演一个十六集才出场的日本人,我说这就是感觉吧,我想要诠释她。因为非常特殊,特别单纯,就像整个红色里一抹白色,无国界,无污染无憎恨,不管你们做了什么她都原谅,包容,想要用自己仅有的力量去平衡。   报:那演的过程中,有后悔吗?   诺:越演越喜欢,都把自己当主角了,会想,为什么我不多一点心理上转折的戏份,没办法,我是日本人,看到其他中国人的角色有很多生死离别,暗生情愫的线,拍他们拉手,眉来眼去的时候,我想,为什么我一个十八岁情窦初开的年纪跟一帮热血小伙子在一起,没有暗恋,没有感情色彩,我也问导演,我能不能加一些眼神上的倾慕,鬼脸,被否决了。因为我是日本人,还是不应该有这些。好吧。   报:我看你被打了很多次,有讨论需要这么多挨打吗?   诺:剧本一共五六场戏是我被扇耳光,但是我特怕跟导演讨论这个,导演非常好,很会关心人,我怕导演说改一下不打了,就推一下过去,这样就不对了,包括演员如果说不好吧,影响她正面形象,我都说没关系,历史当下的愤怒合情合理,尽管真打,否则假了,多来几次我也受苦。珂姐是下不了手真打的,珂姐绝对是眼睛狠,借个位,特别好。   报:跟剧中其它演员合作愉快吗?   诺:跟大家都不太熟。那个时期我非常紧张,我是没话聊的那种。珂姐会主动跟我说话,随和,一点架子没有,她问过我三次你多大了,她自己都不记得。跟山本清直,大反派,生活中笑眯眯的,我也叫他哥哥,反而像我爸爸,剧照老师开玩笑说他像我爸爸。   报:你在剧中有大段日语配音,现场还说日语?   诺:我想要真实,我想要对手戏演员相信我是日本人,我就得尽量把台词背成日语,一开始拍,几百个群众村名逃生,我被一帮人绑着做人质,我大喊了一段日语,大家都惊了,眼睛都是圆的。你真的是日本人么?   报:他们都懵了?   诺:戏里女演员也跟我说,其实你不用说日语,反正后期配的,我坚持说,因为配音演员也找不准你哪句话用中文,哪句话是日语,比如我紧张,脱口而出肯定是日语,刚来中国,肯定忘记这句中文怎么说,日语就自然出来了,这样演下来,配音演员最后还是全给我配成中文了。但我也不遗憾,因为他们没设计,没考虑那么多。   报:你跟这个戏造型是第二次合作了?   诺:第一次是面试王珞丹的大汉贤后卫子夫,我演了个王珞丹的姐姐卫少儿,就二三场戏,但是造型老师记住我了。很神奇,那么多港台女演员他记得我一个新演员。这次他见到我,说他心中幽兰是一个梯形一层二层三层娃娃头的,我要给你剪头帘,两边两柳,我说好吧你做主。   报:好,希望你以后接拍更好的角色作品,吸引更多观众。   诺:谢谢。